山西疫苗事件报道的台前幕后

2006-05-01 18:00 来源于:未知 | 作者:admin | 浏览:
浙江在线健康网03月21日讯 为什么官方不调取第一手采访资料?为什么不指出报道哪里失实?为什么山西官方调查组资质令人生疑?媒体对话当事记者王克勤 山西疫苗事件持续发酵升温

   浙江在线健康网03月21日讯 为什么官方不调取第一手采访资料?为什么不指出报道哪里失实?为什么山西官方调查组资质令人生疑?媒体对话当事记者王克勤——

  山西疫苗事件持续发酵升温。报道该事件的中国经济时报日前发表声明,就山西省卫生厅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基本不实”的指责作出回应,称愿对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期望有关方面正视问题。3月19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与正义网记者进行了近2个小时的深入对话,讲述自己在这篇报道背后承受的重压,他表示对自己写的每一个字都是负责任的。

  在网络上,该事件也成为关注热点。举报人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题为“我与山西疫苗腐败高官斗争的经过”的博文被某门户博客推至头条;2007年率先披露山西疫苗案的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撰写的“我所知道的山西疫苗案真相”博文也被广泛转载。

  采访调查历经7个月

  问:王老师,您手上拿的这些疫苗样本是从哪里来的?

  王克勤:有几个是家长提供的,大部分是山西省疾控中心的举报人陈涛安提供的。他提供了很多人证、大量物证文件。

  问:那这些孩子的信息是怎样收集到的呢?

  王克勤:我决定到山西采访的时候掌握的是有限的资料,到山西以后发现需要对线索进行大面积排查。当时我就和陈涛安一起调查。他有一个信息库,他通过这个信息库和各地接种过疫苗以后有反常现象的孩子家长进行联系。陈涛安发出一千多封信,有一部分有回馈,这些家长都认为是疫苗导致了孩子们的病。根据这些来信,我在陈涛安的帮助下到山西各地挨家挨户进行访问,慢慢地把这些东西汇总起来。

  问:汇总的过程应该非常艰苦吧?

  王克勤:比较艰苦。你们看一下我的选题报告,2009年9月1号起草的,提交的日期是9月2号。我大约用了7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

  问:当时做这个选题,是因为接到了陈涛安的举报吗?

  王克勤:8月份我就接到投诉,这个投诉是陈涛安通过一个山西的媒体朋友跟我接上头的。他先是给我介绍了一些情况,后来发了很多资料,我研究之后觉得这是重大的选题。因为孩子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没有什么事情比生命更重要。

  核心直指问题疫苗

  问:您是在事件最开始就怀疑问题出在疫苗上,还是在调查过程中开始关注疫苗的?

  王克勤:一开始陈涛安提供的情况是跟疫苗有关,然后我们就开始求证。这个事情我们做了大量的调查,最后找不到答案。但高平市韦雷生家的孩子这一例是一个例外,经过法院判决,认定韦雷生的孩子死因与疫苗有关。

  问:具体是疫苗失效还是疫苗变质导致的呢?

  王克勤:判决书里没有明确说明。为什么我们要把问题追到下一个环节?因为有很多家长都怀疑这些疫苗有问题,接着我们发现在2006年到2008年这几年里,山西出现了高温暴露疫苗,于是我又做了大量的调查,也确实发现疫苗存在一些问题。

  高温疫苗出现,是因为山西省卫生厅发文称,山西境内流通的疫苗要有指定标签,这些指定标签是由人工贴上的,在贴标签的过程中完全是在常温下的(低温无法黏贴),所以产生了这种高温曝光疫苗。既然山西官方承认疫苗贴标签,这就意味着承认了高温疫苗。

  山西省疾控中心的多位职工佐证:“成箱的疫苗从冷库搬到还没投入使用的疾控大楼一楼,拆开包装箱,将疫苗堆了一地,堆得像小山一样。许多人在往疫苗盒上贴‘山西疾控专用’的标签。”

  “高温疫苗”出现之后,我们紧接着发现在这背后存在着一系列的问题:一家来自卫生部的公司——华卫公司出现了。我把这家公司所有的资料全部调出来认真研究,发现这个公司在山西控制了疫苗的管理、配送及经营达一年零九个月,到2007年10月15日突然消失。

  接着我查出这个公司的资料。在工商局注册资料上可以看到,这个所谓卫生部属企业叫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有很多问题。

  目前没有官方机构与记者联系

  问:现在有关部门有没有对这个事情作进一步解释,您了解有什么进展?

  王克勤:我跟大家一样,看到的也是网络上的信息,包括卫生部,包括山西省,包括山西省卫生厅的一些说法。仅限于此,没有任何一个官方机构跟我联系。

  问:山西官方对这15个案例统统都有了回应,认为有的报道不实。您怎么看?

  王克勤:说我的报道不实,我坚决不予认可。我的报道全文2万字,哪一个字不实,哪一段不实,或者是哪一个事实不实,请指出来。笼统的说我的报道不实,我不能接受。我们报社也已经正式发了一个声明,大致内容是:“通过调查,记者掌握了大量证明山西省疾控中心存在高温暴露疫苗、官商合谋垄断疫苗市场等问题的证据,包括人证、物证、录音录像等。由于存在这些问题,必然可以得出疫苗品质可疑的推论。并且,这些问题的出现与几十名患儿的死、伤在时间上关联度甚高,不能排除其存在内在相关性的可能。本报对此组报道的采访和刊发高度重视,也十分审慎。我们愿对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

  山西省目前公布说,这些孩子的死亡、病残与疫苗无关,但我并没有在报道中说这些孩子与疫苗有关,作为一个记者我只是客观呈现出这些问题,呈现出这些家长在质疑,他们认为疫苗导致了他们的孩子的问题和发病致死,我从没有做过“判断”称就是疫苗导致了这些孩子的病残、死亡。

  期待国务院相关部门成立调查组

  问:您希望下一步疫苗这个事得到什么处理?

  王克勤:山西方面这两天公布了所谓的调查结果,“查找到10人仅1人异常”。我首先对调查组的资质表示质疑。山西省卫生厅在整个山西疫苗问题中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当事人,由他们来主持调查没有公信力。我希望国务院相关部门或者由卫生部配合组成一个调查组可能相对比较客观,会作出一个中立的结果,这样的调查结果出来,才能取信于13亿中国人。

  我对我写的每一个字是负责任的,因为每一个字都是有证据的,有大量的录像、录音,包括图片资料。山西省卫生厅为什么不出来解释华卫公司没有疫苗这个经营范围是否属实?华卫公司是不是皮包公司?是不是卫生部的企业?为什么不解释卫生厅是否下发文件推销过贴有华卫标签的疫苗?为什么不说贴标签这期间确实有高温暴露的问题?

  有一点最让我疑惑——山西省的问题疫苗出现并不是今天,早在2006年就出现了,为什么今天他们突然表示自己是为人民服务,要对人民负责,此前为什么不负责呢?

  山西疫苗事件

  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刊登《山西疫苗乱象:百名儿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残,大量疫苗高温暴露》报道。

  3月17日:卫生部当天责令山西调查疫苗事件,山西官方称报道不实,未发现致残者。

  3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发表声明称报道属实,山西方面称10病例与高温疫苗无关。

  3月19日:数十名家长赴太原讨说法,律师向山西卫生厅申请公开信息。

  3月20日:山西数名受害者家长就问题疫苗到法院请求立案被拒。

  举报人陈涛安反驳山西省卫生厅

  不要拿卫生部调查结果说事

  报道出来后第三日,“山西疫苗事件”舆情已呈扩大之势,山西卫生厅没有再就事件进展发表回应,相较于官方的沉默,网络却掀起滚滚热潮。

  事件举报人、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的一篇博文被推至博客头条位置。博文题为“我与山西疫苗腐败高官斗争的经过”,直指山西两名官员——李书凯,现任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栗文元,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原主任,1个月前已被免职——涉案。这篇博文迅速引来网民热议和关注。

  陈涛安第一篇博文是“对山西省卫生厅回应媒体的质疑”,文中陈涛安对山西省卫生厅的回应进行了反驳,称山西省卫生厅拿异常反应报告的人数解释问题,是在偷换概念。陈涛安说,山西省卫生厅所称“目前未接到因注射疫苗出现聚集性异常反应的报告”,不能表明接种山西高温暴露疫苗的儿童都没有受到伤害,他提出,注射高温暴露疫苗后或死或残的近百名儿童应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陈涛安说,首先,山西省卫生厅用2008年11月以后抽检疫苗的结果,表明2006年1月1日~2007年10月15日田建国在山西垄断制售的高温暴露疫苗是合格产品十分牵强;其次,田建国在山西垄断制售高温暴露疫苗近两年,其不同批次数十分庞大(十几个种类×涉及生产企业数×上百个批次号),只在个别县抽检几个疫苗来证明合格产品,违反同一性原则;最后,同批次经过高温暴露的疫苗,由于各自温度、光照时间不同,已失去同一性,根本不能通过抽检来证明是合格产品,应立即封存销毁。山西省卫生厅如此违反科学、胡搅蛮缠,山西疫苗问题难以公正解决。据信息时报

  -链接

  举报人陈涛安

  陈涛安,原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长,2007年5月25日开始举报之路。当时,他向山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投递了署名举报,却因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向检察院出具了一个报告导致检察院立案调查工作搁浅。之后,在媒体的持续报道下,山西省纪委介入调查,但没想到“2008年1月公布调查结果后,我们才发现这个专案组是李书凯安排自己查自己的”。虽屡屡碰壁,陈涛安还是坚持举报,三年来他向有关部门举报、复议、信访山西疫苗问题30余次,将多篇揭露山西高温暴露疫苗问题的举报材料发布在人民监督网等网站上,直至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的介入。

责任编辑:rmjdw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评论需登录会员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评论列表

编辑推荐


X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