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梓潼被曝拆迁冲突:为建政府大楼 抢孩子逼

2006-05-01 18:00 来源于:未知 | 作者:admin | 浏览:
被拆迁户魏发忠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要房子?还是要孩子? 6月底,四川省绵阳市梓潼县为建设城北新区的政府办公大楼,对梓潼县下属文昌镇城郊村一社302线居民进行拆迁。 由于安

    被拆迁户魏发忠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要房子?还是要孩子?

    6月底,四川省绵阳市梓潼县为建设城北新区的政府办公大楼,对梓潼县下属文昌镇城郊村一社302线居民进行拆迁。

    由于安置地没有落实,7家被拆迁户拒绝政府的拆迁要求,进而引发了一场冲突。冲突中,被拆迁户魏发忠一岁零八个月的儿子被抱走,一家人至今未团聚。

    关于这场冲突的真相,被拆迁户的说辞和梓潼县政府的解释截然不同。

    魏发忠声称,政府动用警力威胁强拆,其妻徐华被梓潼县文昌镇派出所非法殴打及拘禁。更严重的是,文昌镇派出所副所长周涛抱走了他未满两岁的儿子魏子钧,声言“不签字就不还给你娃娃”。魏告诉记者,娃娃至今不知下落。

    记者采访的其他五名被拆迁户皆愿意证明,魏发忠说法属实。

    但梓潼县政府宣传部负责人黄中伟解释称,政府没有强拆魏发忠的房子,也没有殴打魏妻徐华,反而是徐华和姐姐徐斌等人打伤了政府工作人员,因而被依法拘禁。至于公安人员抱走小孩则是出于好心,“大人要关起来,娃娃不能也带去拘禁啊”,所以政府先替徐华和魏发忠夫妇养着。“娃娃现在活蹦乱跳着呢。”

    夺子?

    6月15日,是让徐华刻骨铭心的日子。“那天晚上,娃娃被派出所副所长周涛强行抱走,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我娃娃了。”

    徐华说,从那天起,她睁眼闭眼都是娃娃在哭,娃娃在伸手要妈妈抱。

    记者分别采访了五名当天在场的拆迁户。他们的说法和徐华姐姐徐斌的叙述基本一致。

    魏发忠、徐华一家,住在绵阳市梓潼县文昌镇城郊村一社302线建设区内,因为当地县政府建设城北新区,需要把徐华家的房子拆掉。

    而和徐华一样面临拆迁的还有另外16户,其中包括徐华在内的7户,因为政府未告知具体拆迁安置条件而拒绝搬迁。

    按照五名拆迁户的叙述,6月15日下午三点半,文昌镇镇长黄怀梦、武装部长何林、城郊村党委书记李仕清、城郊村一社社长秦海英命令文昌供电所工作人员把不签字的7户拆迁户的生活用电停了,以此要求拆迁户签字同意拆迁。

    徐华和另外几位拆迁户鲜成芝、李仕秀等人不同意停电,跟何林、黄怀梦发生口头争执。

    何林马上给文昌镇党委书记梁正才打电话,很快,梁到现场之后通知文昌镇派出所工作人员赶到现场,“一下子,就来了一大群警察。”

    徐华说,自己当时被梁正才和几名警察推倒在地殴打。一个当时在场的婆婆向记者证实,“七八个大汉围着徐华一个小个子女人,推的推、拉的拉。”另一个在场的拆迁户说,亲眼看着梁正才用手打徐华。当时,一个名叫刘朝艳的拆迁户拿出手机打电话,警察以为她要拍照,就把她手机抢走。

    6月15日下午4:50,两辆警车赶到,警察将被拆迁户徐华、聋哑人张群芳、刘朝艳硬拉上警车,带到文昌派出所。

    事发当天,徐华将儿子委托给姐姐徐斌照料。徐斌听说此事,抱着小孩赶去派出所找徐华。六点半徐斌到了派出所,看到徐华被打。当时梁正才正要坐车离开,徐斌快步上前,拉住梁正才问情况。

   “当时警察就把徐斌从梁正才旁边拖走,也抓到派出所里去了。”一位当时在派出所门口围观的老人说。“当时小孩还在徐华怀里,小孩后来哭起来。一个派出所的人把孩子从徐华手里硬抱走了。”

   “小孩子在派出所里哭了很久。”另一位围观的被拆迁户说,后来天黑了,小孩子的哭声还能听见。

    在梓潼县县委宣传部负责人黄中伟口中,整个事件完全是另外一个版本:“是徐华一家把有的镇干部脸上手上都打出血了,民警也挨了打。证据充分,依法拘留合情合理。”

    而记者采访的5名拆迁户均表示,徐华一家只是被打,始终没有还手。记者收到的一份举报信中,魏发健、魏发忠、李群华、鲜成芝、仇利容、陈鹏、魏兴翠共7人联名签字,愿意证明徐华在警察到场之前身体完好无损,被抓之后身体多处受伤。

    徐斌出示的一份梓潼县人民医院6月21日的门诊证明显示,徐华“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要房子?要孩子?

    还子?

    6月16日上午,徐华和徐斌被派出所以“妨碍公务”为名拘留5天。当天中午,一位被拆迁户在街上看到当地的妇女主任石琼英抱着徐华的小孩,“我们聊天的时候,石琼英告我说,政府让她先养着这娃娃”。

    记者询问派出所警察为什么要抱走小孩,黄中伟解释说,“我们政府是好心,出钱帮她养小孩”,黄声称,当时徐华被拘留,考虑到徐家没人照顾小孩,政府才暂时接管了小孩。“现在徐的小孩,正活蹦乱跳着呢。”

    徐斌则反驳说,“我们魏家那么多亲戚朋友在当地,政府为什么当晚不把小孩交给魏家人?”

    6月16日中午,远在200多里以外遂宁打工的魏发忠赶回了家里,“老婆被抓,娃娃被带走,我妈一气之下进医院了。”

    按照黄中伟的说法,政府只是“暂时接管”小孩,但在孩子父亲魏发忠回家之后,政府为什么还不把小孩还给魏发忠?

    黄中伟对此的解释是,政府把孩子及时送还,但徐华自己不要。“她要拿孩子来反咬政府。”

    城郊村党委书记李仕清对此事的表述是,6月16日晚七点他就派村干部把娃娃送到了徐华母亲家里,但是徐母八九点钟又把小孩送回,不肯要小孩。

    徐华家人对记者承认,李仕清所言之事确有发生。但徐家认为,小孩是魏家的,政府把孩子还给徐华娘家,如果娃娃出问题了,谁来担责任?徐家认为更重要的一个理由是,“政府应该赔礼道歉”。

    而当事人徐华坚称,政府并不肯把孩子交到他们夫妇手上。

    徐华称,6 月21 日,他被拘留所释放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派出所副所长周涛要孩子,但周涛对她说,“不签协议就不还你们娃娃”。

    祸因

   “他们抢走小孩就是为了逼我们在拆迁协议上签字。”魏发忠所说的“拆迁协议”,指的是《梓潼县文昌镇城郊村一社302线拆迁安置补充协议书》。

    在资深拆迁案件律师、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看来,这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拆迁协议,只是一个有关拆迁安置的实施细则。

    真正的拆迁协议是2011年3月4日,徐华和梓潼县文昌镇人民政府签订的《房屋拆迁置换安置协议书》,该协议书中写明,徐华要在2011年5月31日之前腾空交房。

    在这份协议中,并没有写明政府拆迁后提供给徐华的安置房面积,只是有一句“置换差额面积找补方式以实施细则为准”。

    同样和政府签了《房屋拆迁置换安置协议书》的拆迁户魏老太回忆说,这次签协议是在一个茶馆里面,一个拆迁户旁边围着四五个不明身份的人,看着你签字。

    因为其中没有写明安置位置、面积等条件,在徐华及其他拆迁户看来,“这只是一个室内装修费用补偿的协议”,而其中提及的“实施细则”才是包括徐华在内的17家拆迁户更为关心的“真正的拆迁协议”。

    他们认为,只要“实施细则”不签,拆迁协议就没生效。直到5月17日,他们终于等到了政府的“实施细则”,然而这份名为《梓潼县文昌镇城郊村一社302线拆迁安置补充协议书》让被拆迁户大呼上当。

    因为其中关于置换条件的内容,只有一句“置换位置在现房的对面,按现在房屋顺序安置。”

    一名王姓拆迁户表示,当时看到这份协议,大多数拆迁户都不同意签字。到6月15日那天,还有7户拆迁户一直没签字。

   “这是被拆迁户误解了所签合同的内容和效力。”王才亮律师认为,按照《房屋拆迁置换安置协议书》合同条款规定,被拆迁户的确是有义务在2011年5月31日交房。

    王才亮指出,在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被拆迁户拒绝拆迁,属于合同违约,梓潼县政府应该依法向法院起诉,申请司法强拆。

   “但现在的情况是,政府动用行政力量,尤其是动用警察暴力拆迁,属于行政违法行为”,王才亮指出,政府抢走小孩作为人质,要挟被拆迁户更是违法。

   “我们没有强拆,徐家的房子毛都没动一根,现在风雨不动呢。”黄中伟否认政府存在强拆行为。

    而当地被拆迁户告诉记者,因为徐华跑去北京,政府找不到徐华让其签字。所以徐华家房子没有被拆。但其他家都签字了,房子也已被拆。

    被拆迁户表示,之所以签字也是“实在没办法”。家里有人做包工头的,政府就派人去其工地检查,说不合格不许施工;家里有人做公务员的,就把工作停了,让其回家做家人思想工作,家人的工作做不通,就不让其上班。

    6月22日,徐华、魏发忠、徐斌辗转来到北京。这一行人的想法很简单:觉得首都能找到人“伸张正义”,而留在当地,政府还会继续“修理”他们。

    7月2日,徐华自言身体不舒服,绵阳市驻京办人员带其去海淀医院检查,病历上的诊断结果是“神经症”。徐华家人表示,在此事之前徐华精神十分正常。

    对魏发忠而言,儿子不知下落,老婆精神失常,这一切变故发生得太快了。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跟我儿子老婆好好地在一起吃顿饭,但不是在监狱里,而是在我自己家里。”躲在北京某个角落里的魏发忠,在电话里哭了。

责任编辑:管理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评论需登录会员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评论列表

编辑推荐


X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