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被当小偷盘查殴打致脑死亡

2006-05-01 18:00 来源于:未知 | 作者:admin | 浏览:
凌建铭和工友们拆换下来的废旧电线,工程负责人同意施工队自行处理。 听到联防队员大声吼叫,抓到小偷了,打死他们。 事发现场周边居民 事发当时,虽然有一个监控摄像头正对着
凌建铭和工友们拆换下来的废旧电线,工程负责人同意施工队自行处理。 南都记者 徐文阁 摄 
凌建铭和工友们拆换下来的废旧电线,工程负责人同意施工队自行处理。

  听到联防队员大声吼叫,抓到小偷了,打死他们。

  ———事发现场周边居民

  事发当时,虽然有一个监控摄像头正对着,但摄像头不巧坏掉了。

  ———龙岗警方

  不是小偷,不是监守自盗,所有称工人是小偷的,都是为了推卸责任和造谣污蔑。

  ———龙城街道办城管办相关负责人

  昨日上午8时,24岁的凌建铭被医生宣布脑死亡。凌建铭的工友指称,1月22日晚,他们外出途中遭遇龙岗区龙城街道安联社区3名联防队员盘查,凌建铭被强令蹲下、双手抱头,联防队员用铁棍猛击其头部。事发两天后,警方还不予立案。昨日晚上,龙岗警方称,龙岗刑警大队昨日正式以命案立案介入调查,3名联防队员作为嫌疑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死者工友]祸起变卖一捆废旧电线

  凌建铭死了,死于一捆废旧的电线,22岁的凌俊至今不敢面对这一现实。凌俊来自广东省吴川市塘尾街道东山村,几年前就在深圳务工,辗转了很多工厂和建筑工地。今年1月1日,他带着11名同村人来到龙岗区龙城街道爱联社区,以6万元的价格从一个陈姓包工头那里包了一个工程。他们的任务是将爱联社区嶂二居民小组有隐患的电线拉直,将没用的电线换成新的,然后将废弃不用的电线拉到出租屋里堆放。凌建铭就是凌俊手下的工人。

  陈姓包工头先行支付了2000元,作为他们的生活费用。但十几天过去,这笔钱被花得所剩无几。作为最小的包工头,凌俊请示了大包工头,决定将出租屋里堆放的废旧电线作为废品变卖,以补贴工人们的生活费用。

  1月22日晚上9时多,凌俊将屋内一捆废旧电线拿出来,联系好了村里的废品站,安排林斌、凌观庆、康观通、凌建铭四人将这20多斤电线拿去变卖。出租屋离村里的废品站不到1公里,四人分好了工,凌观庆和康观通一组,林斌与凌建铭一组,两组轮流抬电线。

  昨日,林斌向南都记者回忆,走出几百米以后,他与凌建铭刚刚接过废旧电线。这时,一名男子开着白色的摩托车过来,大喊一声:“你们跟老子站住!”林斌转身一看,发现是一名身着制服的联防队员。这名队员马上用对讲机通知了其他人,另外几名队员拿着铁棍赶了过来。

  凌观庆和康观通称,3名联防队员态度蛮横,对林斌和凌建铭推搡,打开麻袋发现里面装着废旧的电线,就大骂他们是小偷。然后让两人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林斌称发现联防队员要抄铁棍打人,瞅空就溜走了,而老实巴交的凌建铭则照着做。凌观庆和康观通回忆,当时天色已晚,路灯也比较昏暗,他们只听到哐哐几声巨响,以及凌建铭的惨叫。他们被吓傻了,只好掉头就往回跑,同时给工头打电话。他们一口咬定是联防队员打人,但表示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下手。

  [涉事队员]向医生称被打者是小偷

  凌俊描述,接到电话不到10分钟,他就会合这几个人赶到现场,发现警察也赶到,而凌建铭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头上不断冒着鲜血。警察在拍照,却没有找相关当事人做笔录。直到晚上11时多,救护车才过来,将其拉到龙岗人民医院抢救。

  凌俊称,他马上拨打凌建铭的手机,接电话的竟然是涉事的联防队员,队员让他们到医院住院部4楼脑外科,污蔑凌建铭是小偷,被人打得快要半死了。“联防队员说这话时,还特别神气,觉得他们做了一件大好事。”

  据龙岗人民医院参与抢救的医生称,凌建铭被警方送入医院,经过医生检查,发现他的颅脑严重受伤,疑为钝器所打伤,院方当晚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由于没有凌建铭的任何信息,院方以无名氏收治。当天晚上,这几名涉事的联防队员还在看守着凌建铭,并向医生宣称他是小偷和犯罪嫌疑人,所以才被殴打成重伤。

  昨日上午8时多,凌建铭被医生宣布脑死亡,其远在广东吴川的亲属不远千里赶往深圳。工友们称,他们多次报警,但警方都拒绝立案,警察还让他们赶紧想办法筹集医疗费用。他们昨日上午再次拨打电话报警,警察来到医院后转了一圈,就自行离去,警察还称情况复杂,凌建铭确实被人打死,但他也是因为偷东西卖。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来到爱联社区嶂二居民小组一处破旧的出租屋,那里就是凌建铭等6名工人的租住地。周边居民对南都记者称,没有人看到第一现场,他们也是听到联防队员大声吼叫,“抓到小偷了,打死他们”,才赶出来围观,当时有警察到达了现场。

  ■说法

  警方:未第一时间立案 因无第一目击者

  龙岗警方称,1月22日晚上,爱联派出所接到这3名联防队员报警,称抓到了一个偷电线的小偷,警察赶到现场时,发现凌建铭已躺在地上,脑部受伤,流着很多血。现场没有围观群众,只有这3个联防队员。队员们称是周边群众打的,警方当时听信了他们,就先放了这3人。

  警方昨晚还解释称,之所以第一时间没有立案,是因为前期要有充分的时间去寻找证据,但警方没有发现第一目击者。而且事发当时,虽然有一个监控摄像头正对着,但摄像头不巧坏掉了,警方就没有立案,这也符合法律规定。

  龙岗警方称,龙岗公安分局主要领导对此高度重视,已经命令龙岗刑警队以命案进行立案调查,3名联防队员作为主要嫌疑人,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相关细节。

  街道办:处理电线无问题 凌建铭不是小偷

  昨日,龙岗区龙城街道办城管办相关负责人称,这个工程是“龙城街道爱联社区蒲排、嶂一、嶂二居民小组消防安全综合整治工程”,共计投入880多万元财政拨款,由他全权负责该项目。

  该负责人介绍,经过区政府公开招投标,深圳市建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中标,合同里明确规定,严厉禁止工程层层发包转包。工人凌建铭被毒打后脑死亡,他们都不知情,深圳市建工建设公司进行了瞒报。经调查,可以明确肯定凌建铭不是小偷,工人们的职责就是整理废旧电线,这些电线根本就值不了几个钱,政府让施工队自行处理。

  昨晚,龙城街道办相关负责人称,他们已初步掌握了此项工程中存在的一些违规问题,正紧急排查,有结果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接受舆论监督。同时,龙城街道办主要负责人也去看望了凌建铭的家属,将督导相关部门做好善后措施。

责任编辑:管理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admin1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编辑推荐


X
分享到微信